首页 电影 连续剧 综艺 动漫 资讯 排行

极主夫道第一季

《极主夫道第一季》 - 极主夫道第5

主人公被称作“不死之龙”(传闻中一晚上可以单枪匹马毁掉对手整整十处地盘传说中的黑帮老大)。曾是黑帮老大,现为家庭主夫。因为曾是黑道人士的经历影响,遣词用句时常带有道上人的风格,容易让人感到畏惧、恐怖,脑补与误解,甚至闹出不少笑话。女子力很高,无论家务、手工装修、装潢、料理等都很擅长,让人感觉什么事都很能干。

热播日韩动漫

热门推荐

婴儿挂在墙壁上的圆形大钟显示着早上八点半,大钟下面立着一张米白色的圆形小桌子,上面放着一盆白色茉莉花。此时怒放的茉莉花散发出浓郁的幽香,使这个寝室弥漫在芬芳中。这个寝室充斥着让人心平气和的白。四面是白色发光的墙壁。一张宽大的床,被漆成了柔和的米白色,整张床被纯白色的棉帐罩着。窗户被同样是纯白色帷幔布做成的 皱和垂帘遮得密不透风。衣橱、梳妆台都是和大床一样的色系,连一张铺着坐垫的大安乐椅和摆放在墙角的长沙发也不例外。唯一不同的是地板是米黄色的大理石。丘子若坐在床边,凝望着床上正在沉睡的婴儿。婴儿微张着小嘴,小手紧抓着盖在她身上的被子的被角,间或发出梦吟声。丘子若美丽的脸庞露出了一个柔和的笑容,眼神充满了母亲的慈爱,她轻轻地抚摸着婴儿的细腻脸庞。不一会儿,她突然收起了笑容,低头轻轻地叹了一口气。“连伯彦!”她抬起头叫了一声,紧接着目光又投入婴儿身上。房间里除了墙壁上的圆形大钟发出滴答滴答的声音来倾诉时间的流逝外,没有其它声音,寂静得就像空无一人。突然,房间半空中涌现出一团红光,紧接着红光团里出现了一个男人。他身穿一件白衬衫,下身是黑色西装裤、黑色皮鞋。从黑发里透吃的些许白发及脸上一条紧接着一条的皱纹可以看出岁月毫不留情的流逝,而锐利的眼神、高高的鹰钩鼻和薄薄的嘴唇说明他不是个精神人。“子若小姐!”男人用微微沙哑的声音说。“嗯,伯彦,今天是最后一天了。”丘子若边抬起头边说,“必须要走了!”“我还是极力反对你这么做。”连伯彦说,“简直是可笑!丘氏家族的孩子竟然要在孤儿院里生活。你外祖父和你的母亲要是知道了,一定会十分生气。萧龙种族如果容不下这个孩子就带回隐居。子若小姐,尽做一些让丘氏家族没有脸的事。”“他们已经无法感受到了,不是吗?”丘子若一脸悲痛的说,“他们也尽做一些让我痛苦、没脸见人的事,然后丢下我一个人就走了。这就意味着我可以无所顾忌的做自己认为对的事了。”“你真的一点儿也都不像丘氏家族的人!”连伯彦一脸怒色的说,“丘氏家族是一个有着悠久历史的显 家族,族人都是高贵不屈的。瞧,你现在却像只待宰的羊羔!天佑不是总统吗?他怎么会让自己的女儿沦落到孤儿院去?”“我叫你来不是听你说教,我有事要拜托你。”丘子若说,眼中带着一丝恳求。“嗯,子若小姐,我只是心疼你!”连伯彦收起了怒气,用温和的声音说,“天佑总说那些大道理,一副道貌岸然的样子,我看了就烦。丘氏家族的人根本没有必要去为萧龙星球的兴衰操心。子若小姐,你还是回家吧!你看,长老院的老头们就挺精明,为了一个不着边际得预言一天到晚往祭祀殿跑,然后把巫术族和魔族的烂摊子留给天佑那傻小子。”丘子若不理会他的唠叨,她站起来走到梳妆台前,打开抽屉拿出了一个黑色小瓶子。瓶口被一块圆滑的翠绿宝石封住了。“巫术族和魔族都不是好惹的。”连伯彦接着说,目光跟随者丘子若移动,“他们可不是口舌之争,而是魔法之战。傻小子弄不好就命丧黄泉了!还有行戈一天到晚……”“好了,伯彦,”丘子若蹙着眉毛说,“你帮我保管者个瓶子。”连伯彦从丘子若的手中接过黑瓶子,神色严峻的端详着。“将来女儿长大了就交给她。”丘子若若有所思地说。“子若小姐,”连伯彦一脸不悦地说,“你怎么也变傻了!好好的日子不过,偏要折腾自己。要不我们离开萧龙星球回家,带着孩子。”“行啦,你可以走了,我要出门。”丘子若下了逐客令。“我不能让你这么折腾自己,要是你的母亲知道……”“你赶紧走吧!谷嬷嬷就要来了!”丘子若不耐烦地说。连伯彦直眉瞪眼的看着丘子若,但很快眼睛里显现出了一丝悲痛。“好吧,子若小姐,你保重!反正你从小就不肯听我的话。”他嘟囔着,“希望你女儿将来可不要像你那么傻兮兮地委屈自己。”说完,随着一团红光的闪现,他顿时就从房间里消失了。“委屈自己……”丘子若喃喃自语,脸上是困惑的神情。这是,寝室的门打开了,一个人头半百的老妇人走进了寝室。老妇人的怀里抱着一个瞪大眼睛、双手朝空中乱抓的婴儿。婴儿正在发出嗯嗯的声音,似乎心情愉悦。“和祭司大人约得是几点?”丘子若说。他走到老妇人面前,将一根手指伸到婴儿的手中,婴儿立即紧紧的抓住并停止了只有他自己才明白的语言。“十点,夫人。”老妇人说。“太史武已经把车开到大门口了。”丘子若点了点头,他将手指轻轻从婴儿的手中抽出,然后走到了窗口。她拉开窗帘,紧接着打开窗户,往窗外的花园望去。早晨的太阳心情温和,以暖和的能量照射着大地。花园里的花草树木都用各种自已为极其优美的姿态迎接新的一天。草地上的小草闪耀着绿色心情。花丛里一片生机勃勃、欣欣向荣的景象,有的展颜欢笑,有的含蕴害羞。簇拥在一起的蔷薇花尤为出众——红蔷薇热情奔放,白玫瑰纯洁美丽,黄蔷薇展露笑容,粉蔷薇则在宣告他对温暖四月天的忠诚。花瓣上晶莹的晨露宛如仰慕者,久久不怨离开魅力四射的花园。花园里有一颗郁郁葱葱的大树,树叶随着微风轻微抖动。一个小男孩正趴在大树底下玩弹珠。他有一头乌黑的头发和又黑又亮的眼睛,脸上洋溢着灿烂地笑容。一直望着花园的丘子若又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另一个小男孩走进了花园,缓缓地向大树走去。他也有一头乌黑的头发,但蓝眼睛锐利,面无表情,在他的脸上完全找不到孩子的纯真。大树底下的男孩看见他走来,高兴地站起来向他招手,蹦蹦跳跳尤为兴奋。“行戈族长来了,对吗?”丘子若转过头问。“是的,和总统大人在书房里……”老妇人说。她怀里的婴儿不知何时已经睡着了。“该走了。”丘子若说。她走到老妇人跟前,伸手将老妇人怀里熟睡的婴儿接了过来。“夫人,让谷嬷嬷陪你一起去吧。”老妇人说,用一种近乎哀求的声音。“你十二点抱着小姐到祭祀殿的大门,我会叫太史武将车子停到大门口,你在车上等我。”丘子若说完看了床上一眼婴儿,然后走出了寝室。丘子若一脸寂寞地走在走廊上,怀里的婴儿还在熟睡。他在一个房门前停了下来。房间里传出了两个男孩子的声音:“天佑,实在抱歉!最近你自己的事情就够你操心的了,还要麻烦你为了魔族和巫术族的事到处奔波。”“方案我已经看过了,你本人起草的我很放心。”“现在最令人头疼的是幽灵族……”“放心好了,其他种族都签订了协议,幽灵族就会委托,难道要把自己孤立起来?”“长老院的长老们也太顽固,最近对会谈的事漠不关心,一天到晚就往祭祀殿跑。”“天佑,今天是不是要将孩子送去祭祀殿?”“嗯,今天是最后一天了。” “你不打算一起去吗?”“子若不同意我去,你也知道,我是身不由己呀!”“嗯——不要担心,等孩子长大了就可以接回来了。”“但愿如此,地球也是个适合居住的地方。子若已经去看过了,听说院长人很好。”两行泪从丘子若的眼中流了下来。她用手擦了擦湿润的脸庞,接着往前走。丘子若下楼,快步穿过客厅,走出了门口。踏上门外的走到时,她放慢了脚步。院墙 外停了一辆黑色的轿车。走到两旁的草地在灿烂的阳光的照耀下发出绿宝石般的光芒,两只小鸟在草地上悠闲地散步,似乎在享受阳光温暖的沐浴。丘子若突然停下脚步,她慢慢地转过身,用一种哀伤的眼神望着前面的白色房子。过了一会儿,她咬了咬嘴唇,转身继续往前走。丘子若坐进车子的后座。坐在车头的一个带戴着墨镜、身材威武的男子递了一盒纸巾给她。她抽出两张纸巾擦了擦满眼的泪水。“走吧,太史武。”丘子若说。“好的”太史武应了一声。他发动车子,车子缓缓往前驶去。车子穿过几条街道,在一个很大的宫殿前的车道上停了下来。即使在灿烂的阳光照射下,偌大的宫殿还是透着神秘的气息。宫殿大门口站着一个穿着祭司服的女人。丘子若从车里出来,她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朝宫殿大门走去。“夫人,辛苦您了!”女祭祀向走到她面前的丘子若鞠了以躬。“英子,祭司大人已经来了吧?”丘子若问。“是的,已经到了。”英子说,“总统大人没有来吗?”“哦……他没时间”“那么只能让夫人在门外等了,您知道没有族人陪同是不能进入祭司殿的。”“好的,没关系。”丘子若将怀里的婴儿轻放进英子怀里“小慧!”女祭司朝宫殿里叫了一声。另一个女祭司从宫殿里急匆匆地走了出来。“你把孩子抱进去给祭司大人。”英子说。小慧将婴儿抱了过去,然后走进了宫殿。“夫人,很快就好了,大概一小时就可以了。”英子对丘子若说。“没关系,我不急。”丘子若朝英子笑了笑。“今天可是最后一天了!”英子漫不经心地说,“祭司大人这一个月来总在问总统大人的孩子怎么还没送来……”“让祭祀大人操心了!”丘子若赶紧回应,“我身子不太舒服,天拓也没有时间。”“其实也不用太急着送来,祭司大人这几个月忙得焦头烂额的。他也就随口问问。”“这几个月刚出生的婴儿很多吗?”“哪里是为了这个忙,还不是被那个预言折腾的……”“预言……”丘子若嘟囔着。“夫人应该听说最近巫术族的预言吧?”英子问,脸上的表情神秘莫测。“我没有接触过巫术族。”丘子若皱了皱眉头说。“难道夫人不知道?”英子吃惊地说。丘子若摇了摇头,若有所思地垂下眼睛盯着脚下的大理石地板。“巫术族的族长三个月前向神秘种族部的部长透露,巫术族的一位预言家两年前就曾预言,五年内萧龙种族将会诞生一位拥有超凡魔力的孩子,这个孩子右肩膀上会带有茉莉花胎记。”说到这,英子突然压低了声音,“夫人您应该知道,五千年前的那位杰出的女王右肩膀上就有茉莉花胎记,而且听说就拥有超凡的魔力。虽然萧龙种族没有魔力是众所皆知的,但几乎所有萧龙共和国的人都这位女王一定有别于其他族人,天生就带有超凡的魔力,要不然怎么能够统一整个星球呢?”“巫术族的预言不一定会准确,而且最近巫术族与魔族纠纷不断,说不定是彼此拉拢萧龙种族。”“您可能不知道,好多媒体进行了民意调查,百分之八十的民众都相信这个预言。萧龙星球是个充满了魔力的星球,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连祭司大人都十分关注。最近长老院的长老们老是往祭祀殿跑,几乎每天都在和祭祀大人开会我们可忙坏了我已经有两个月没休息了。”“这么说,长老院和祭司大人都相信这个预言……”“祭司大人可紧张了,这几个月过来纹身的孩子他都仔细检查。所以有萧龙种族两岁以下的孩子都送过来了。他就是瞎紧张,如果哪家生了一个天生带有茉莉花胎记的孩子还乐不得将孩子赶紧送过来。”“着倒是,祭司大人是太紧张了。”丘子若嘟囔着。她看见谷嬷嬷怀抱着婴儿坐进了车里。她斜瞟了一眼英子,英子似乎没有发现,眼睛发着光,继续滔滔不绝地讲述似乎眼前人就是她最满意的倾听者。“可不!夫人,不是我们偷听,而是祭司大人和长老院的长老么么的声音实在是太大了,几乎所有的祭司都听见了。他们说如果这个孩子出现了,就把他养在祭祀殿里。听说神秘种族也对这个孩子虎视眈眈。巫术族的族长说这个孩子的魔力是无人能敌的,他的一滴血就可以使任何一个拥有魔力的人提高一倍的魔力。”“那也太神奇了吧。”“前几天,祭司大人把太史家族的族长叫来了,现在祭祀殿里都是太史家族派来的保镖。”“哦……如果有太史家族保护应该就没事了。”“这个巫术族的长老也不说个确切时间,您说要是接下来这三年都这么紧张兮兮的,还不得把人折腾死了。”“也不用太紧张,如果真有一个这样的孩子,肯定会赶紧送过来的。”丘子若微微一笑说。“话虽这么说,但是——”英子有压低了声音说,“长老院的长老们意见不统一。有些主张重点培养这个孩子,有些认为这种孩子是异类,应该终身监禁或是借助高深魔法将他的魔力封印起来。”“那么祭司大人的意见呢?”丘子若问。“祭司大人的意思是将孩子养在祭祀殿里,由他本人监护。至于孩子长大后祭司大人有什么打算我就不清楚了。我想……”这时,小慧抱出了婴儿走出了宫殿,英子赶紧闭嘴不吭声了。“用了一点药,所以小姐睡着了。”小慧边说边将婴儿放进丘子若的怀里,“祭司大人说一个星期内右肩膀不要碰水。”丘子若点点头,她轻轻地挪开抱着婴儿的被子,婴儿的右肩膀露了出来,上面文上了一朵粉红色的茉莉花。“哦,对了。”小慧突然又说,“祭祀大人说孩子长得可一点儿都不像总统大人和夫人。”丘子若猛然抬起头,神色差异地直盯着小慧,小慧一脸的平静。“是吗?”丘子若垂下眼睛嘟囔道,“没人说过。” “哎呀!才两个月大的孩子能看出什么?”英子笑着说,“小姐长大了一定和夫人一样漂亮。”“对对对!”小慧连忙附和。“我该回去了。”丘子若微笑地说,“代我向祭祀大人问好。天拓说改天有空就回来拜访他老人家。”“好的,夫人您走好!”英子笑着说,然后朝丘子若微微欠了欠身。丘子若一坐进车子就连忙叫太史武开车,车子很快就离开了宫殿前的车道。“夫人,已经文上了,没什么事发生吧?”谷嬷嬷问道。“嗯,应该没事。”丘子若应答,“我不能进祭祀殿,是一个女祭祀抱进去的。”“这是什么族规呀!让孩子这么小九受罪!”谷嬷嬷叹道。“嬷嬷,你出来时天拓知道吧?”丘子若问。她看着谷嬷嬷怀里的婴儿,婴儿被一张纯白色的大围巾包着,围巾上绣着几朵茉莉花。婴儿正沉睡着,偶尔微微露出笑容,似乎在做一个甜美的梦。“我出来前进书房和总统大人说了一声,行戈族长也在。”谷嬷嬷眼睛一下子湿润了,一脸的悲痛,“总统大人一定非常难过!唉!他就是在竭力忍着。连行戈族长的眼睛都红了。”“没碰见其他人吧?”“没有,只是在门口碰见了两个小少爷,她们看见我抱着小姐就吵着要逗她玩,也不知道何时再能再见面,我就让他们和小姐玩了一会儿,结果把小姐弄哭了,一路上哄了好久才睡着。”“太史武,你记住”,丘子若说,“孤儿院的名字叫利川区孤儿院……飞船准备好了吧?”“已经准备好了。”太史武说,“夫人,要不我也陪您一起去吧。”丘子若摇了摇头。她将自己怀里的婴儿和谷嬷嬷海里的婴儿换了过来。车子驶进了一条小路,两旁都是茂密的树林。午后的阳光猛烈,树叶尽情地吸吮着热量,枝叶时而激烈颤动,从颤动出飞出机制小鸟。“夫人,您把小姐安顿好了就赶紧回来。”太史武沙哑着声音说,似乎很悲痛。丘子若微微地点了点头,说:“就停在这儿吧。”车子停在了小路中央。丘子若下了车。谷嬷嬷也跟着下车,她走到车头,将怀里的婴儿放在太史武旁边的座位上。“夫人,我进去送送您吧。”太史武将头探出车窗外,急切地说。“不用了,你赶紧把孩子送回去吧。”“可是……”“放心,我会回来的。”坐在驾驶座上的太史武肩膀轻微地抖动了一下。他摘下墨镜,从旁边的纸巾盒了抽出一张纸巾按了按湿润的眼睛。“夫人,”太史武眼睛直盯着前方说,“你放心走吧。有我在不会有事的。”“谢谢!太史武。还有,孩子的右肩膀一个星期内不要碰到水。好了,赶紧走吧……”太史武戴上了墨镜,然后双手紧抓着方向盘。谷嬷嬷不停地抽泣着。“赶紧开车!”丘子若着急地催促。太史武扭头看了丘子若一眼,然后转回头发动车子。一会儿,车子掉了个头后就从丘子若身边开走了。“夫人,也许没有必要……”谷嬷嬷哽咽地说。“我也不想!”丘子若没有让谷嬷嬷说下去,“但是刚刚在祭祀殿里听了英子的话后,我觉得必须要这么做了。”这时,丘子若怀里的婴儿突然醒了,扯着嗓子大哭起来。“哎呦,我的好小姐!”谷嬷嬷着急地轻拍婴儿的胸口,“乖……乖,不哭了!”丘子若看着怀里哭泣的婴儿一言不发,泪水顺着脸颊滴落下来,渗进包着婴儿的围巾里。“我们进去吧。”丘子若沙哑着声音说。谷嬷嬷点了点头,跟在丘子若身后朝树林深处走去。很快,两个人的背影消失在密林里,只听见婴儿的哭声在四周回想。第二章 离奇的身世在利川区孤儿院院长眼里,萝铃和其他孤儿一样,都是那么的可爱纯真。她一直把这些孩子当成自己孩子一样疼爱。萝铃却不这么想,自从她得知她是十三年前被丢弃在孤儿院的大门口时,就觉得自己与众不同。这令她十分痛心,觉得自己是个不讨人喜欢的孩子,所以才被父母无情地抛弃。这种与众不同还使她经常存在幻想。她经常做梦,梦到有一天一对自称是她父母的男女到孤儿院来接她,并痛哭流涕地说不是有意丢弃她的,而是因为某种特殊的原因与她失散了,然后她就开心地跟着父母回家去。她总是被人称赞是个漂亮的女孩:白皙的瓜子脸,又大又黑的眼睛,长长的睫毛,挺而小巧的鼻子,薄薄的嘴唇,乌黑的长发。可是她却从未从这些称赞中得到安慰,对于她而言,只有亲人的拥抱和笑容才能使她得到快乐和幸福。相比之下,和她一块儿长大的露琪亚就逊色多了,眼睛太小,鼻子较大。露琪亚是萝铃唯一可以讲心事的好伙伴,她把她做的梦告诉了露琪亚。她们从婴儿时期就呆在孤儿院里,几乎每天24小时都在一起,同一张桌子上吃饭,同一张床睡觉,一起在草地上玩耍,一起偷偷跑到厨房里偷吃,一起牵着手上小学,一起考上利川区最好的中学……露琪亚所有的心事也只会对她讲:露琪亚喜欢的男孩子,露琪亚最讨厌的同学……然而,萝铃觉得自己又一次被抛弃了,她最知心的朋友马上就要离开孤儿院了。就在一个月前,孤儿院来了一个和露琪亚一样金头发的女人,耳朵上戴着一对闪闪发光的钻石耳环。当时,孤儿院的孩子们都看待了。后来,露琪亚被院长妈妈叫进办公室,出来时她的脸上洋溢着灿烂的笑容。当她开心地说表姨要把她接回家时,萝铃根本开心不起来,因为分离式痛苦的。这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一大早萝铃就醒了,睁着大眼睛呆呆的看着天花板。她从来没有醒后呆在床上那么长时间,十三年来,除了生病,她从未在大清早这么没有活力。她听到走廊里传来走来走去的脚步声,还听到许多熟悉的声音叫着露琪亚的名字,她猜想一定是孤儿院的孩子正在与露琪亚深情道别。 许多孩子长大后,就离开了孤儿院,因此空出了好几个房间,萝铃和露琪亚终于可以各自独享一个房间了。但仅仅过了一个月,她们却要分离了。一个月前,她们还兴高采烈地打扫空房间,描绘美好的蓝图:一起上同一所大学,一起去同一个公司上班,住在同一间公寓里,一起分享心事,永远做一对贴心的朋友......萝铃听到了孩子的哭声。每当孤儿院有人离开的时候,孩子们总是哭得那么凄惨,但从来没有一次离别像今天这样令萝铃如此痛苦。 突然传来了拍门声。 “萝铃!萝铃!你起床了吗?” 萝铃坐了起来,望着房门。露琪亚在拍打房门。 “哦...我来了。”萝铃应了一声。 “迟早要面对的。”她心想,慢慢吞吞地从床上起来,走到房间唯一的一张椅子前。狭窄的房间里只有一张单人床,一张书桌,一把椅子和一个很小的衣柜.清晨的阳光穿透小小的窗户,一道道黄色的光影成了狭小空间里唯一悦目的点瑕.



大汉天子1中子夫是在第几集中被封皇后的?

第一部中卫子夫只是贵妃,第二部则直接是皇后了